皇家菜头

脆皮鸭真好吃

《巧克力蛙卡片里的秘密》哈利波特AU 无差别一发完



“一点蟾蜍的唾液,再加上一片莫罗格草叶......”


魔药课教授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亚瑟的耳朵里,丝毫没能将他从白日梦里唤回来。亚瑟特意挑了这个靠近窗边的位置,不仅能防止难以形容的魔药味充斥他的鼻子,还能让他拥有绝佳的观察视野。


哦,他指的是距离城堡不远的魁地奇球场。每个下午斯莱特林的球队都会在那儿进行队内训练,因为那群家伙极其看中隐私,除了斯莱特林的学生没人能在那个时候进入球场。因此亚瑟只能特意多选了一门魔药课,忍受着满屋子臭屁般的莫罗格药水味儿和教授几乎让人无法理解的口音,只为坐在这个能看见球场的位子里。


亚瑟先前并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因何而起。一方面,作为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理论上他这种偷窥其他球队训练的行为是非常不对的。但梅林在上啊,他才不是为了打探什么战术或技巧,斯莱特林的那些几百年没变过的陈旧策略不值得任何学习。


唯一一个能让格兰芬多级长坐在这里的原因是那个叫艾姆雷斯的找球手。这个斯莱特林拥有属于他们学院的一些典型特征——拒人千里的冷漠气质,非常具有古典气质的高耸颧骨,高深莫测的蓝眼睛,以及让人联想起蛇的高瘦外形。


亚瑟并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姓氏,事实上,连斯莱特林的学生们都不怎么了解这个神秘的艾姆雷斯。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他真的是个很优秀的找球手,即便是亚瑟也不得不承认,有好几次斯莱特林能在学院杯上战胜格兰芬多,都要多亏了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孩儿。


当然,亚瑟可没说过自己喜欢那家伙,顶多算是竞争对手之间的欣赏而已。他们在赛场之外见过几次,亚瑟印象很深的是在三年级的开学典礼上,他因为在火车上寻找自己的宠物蟾蜍耽误了些时间,在赶到湖边的时候只剩下了最后一只船。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艾姆雷斯。黑发男孩儿穿着对他来说有些过大的斗篷,怀里抱着一只姜黄色的猫,脚边放了一只很大的行李箱。


“我能和你坐在一起吗?我很抱歉,但格兰芬多的船都已经离岸了。”


男孩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向旁边挪了挪屁股让出一个位置。亚瑟发现对方长着一对十分可爱的招风耳。


“你是一年级的新生吗?我叫亚瑟,亚瑟·潘德拉贡。”他伸出手,后者打量了他一会儿,也伸出冰凉的手来握住他的。 


“我是转校生,从伊法莫尼转到这里,在斯莱特林念三年级。”男孩说,从行李箱里翻出两盒巧克力蛙来,“你可以叫我艾姆雷斯。要吃吗?”


“谢谢。”亚瑟接过盒子打开,里面的巧克力蛙立刻跳了出来,眨眼间变蹦进了水里。“真倒霉,这只青蛙活跃得很。”


“或许你应该在打开前先摇一摇盒子。那通常很有效。”艾姆雷斯难得地露出一个笑容来,冷漠的“斯莱特林外壳”短暂地消失了一会儿,竟让亚瑟看得有些痴迷。等到他再回过神时,船已经靠在了岸边,艾姆雷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提着行李站在了码头上。


“那么,有缘再见了,亚瑟·潘德拉贡。”


“再见。”亚瑟看了看手中的盒子,上面的大法师梅林正冲他挤眼睛。


“得了吧,我才没对他一见钟情呢。”亚瑟不知道他是在对那副小画像里的祖师爷说话还是对他自己。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迟到了好一会儿,于是慌慌张张地扛起了行李箱和装蟾蜍的笼子,边跑向霍格沃茨的大门边将那张挤眉弄眼的梅林塞进裤兜里。


接下来的故事简直像是一部甲壳虫小姐笔下的三流小说,亚瑟在魁地奇的赛场上再次遇见了那个黑发大耳朵的男孩儿,那时他才得知艾姆雷斯已经通过了选拔成为了斯莱特林的找球手。虽然男孩看上去像棵光照不足的小树苗,但在赛场上却意外的灵活狡猾,比赛还没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他就已经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金色飞贼,彼时格兰芬多已经领先了三十分,亚瑟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队伍就这样被一个神秘的转校生击败了。


比赛结束后,亚瑟有去找过艾姆雷斯,但男孩像是知道他回来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年以来,他们的相遇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球场上,其余的时候艾姆雷斯都像个孤独的幽灵,从不出现在公共食堂或图书馆里。亚瑟仅有几次在走廊里见过他,男孩从来都是独自一个人,看起来即使是在斯莱特林他也没交到什么朋友。


因此,一直以来亚瑟都在考虑,究竟要不要主动提出约艾姆雷斯出去。当然,直到五年级之前,他的考虑都还只限于是否要和艾姆雷斯做朋友,但今年一切都有所改变,他的个子窜得很快,脸上的婴儿肥也褪了下去,今年年初他还当选了格兰芬多的级长,给他送情书的女孩越来越多,甚至有许多其他学院的人也来示好。


亚瑟想,这便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如果他选择保持原样,他可以从那些花花绿绿的情书里挑出一封来,然后在三强争霸赛的舞会上邀请那个幸运女孩儿一同参加舞会,而艾姆雷斯仍然会每天独自一人经过走廊,神出鬼没于教室和魁地奇球场之间。


听上去不错, 甚至可以说是再合理不过的选择。然而亚瑟选择了在两周之后的争霸赛报名会上拦住了黑发巫师,紧握着写有他名字的纸条问道:“嘿,艾姆雷斯,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亚瑟。如果你注意到了的话,我们经常在魁地奇比赛上碰见。”艾姆雷斯仍然长着那对可爱的耳朵,三年过去了,他看上去比当年那个瘦弱的小男孩英气了许多,高高的颧骨在火焰杯蓝色的光晕下在脸颊上投出一小片阴影。


“当然,呃。”亚瑟突然觉得嘴里像是含了一只蛞蝓,他自诩还算个能言善道的人,但每次在面对这个斯莱特林的时候都莫名紧张得像个白痴,“我只是想知道......你也会参加报名吗?”


白痴。亚瑟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他本来想问问对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舞会的!


“你会参加吗?”青年平静的蓝灰色眼睛仿佛具有某种催眠的能力,让亚瑟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当然。”


“那么我也会参加。”艾姆雷斯说,从掌心弹出一张纸片掐在指尖,他在亚瑟困惑的目光里走进火圈,将纸片投进燃烧的火焰杯中。


亚瑟始终没能搞清艾姆雷斯的话里是否别有深意。年轻的斯莱特林是否原本就打算参加争霸赛无从得知,但事已既定,亚瑟只得也将名字投了进去。


第二天,火焰杯几百年来第一次出了问题。它吐出了两个来自霍格沃茨的名字,一个是格兰芬多的亚瑟·潘德拉贡,另一个是来自斯莱特林的梅林·艾姆雷斯。亚瑟这才得知了男孩的名字,之前他一直猜测的都是后者究竟姓什么,却不想对方最初告诉他的就是自己的姓氏。


说到底,梅林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和他有太多交集,这个与家喻户晓的大法师同名的年轻人不过将他当成了一个不值得深入了解的普通同学。学校的老师们对于火焰杯给出的结果都感到十分惊异,但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后,校长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决定,他们两个会同时代表霍格沃茨参赛。


这样一来,亚瑟彻底地失去了邀请男孩去舞会的机会,介于现在想要勾搭梅林的女孩儿一点也不比当初给他写情书的少,梅林大抵会和斯莱特林的级长凯瑟琳去舞会,或是拉文克劳的才女玛德琳。


总之不会是他,另一个三强争霸赛的选手,一个与斯莱特林不共戴天的格兰芬多。


前两场比赛进行的还算顺利,让亚瑟觉得有些不舒服的是,每次轮到他上场挑战的时候,那个斯莱特林男孩儿总是在台下紧紧地盯着他,目光像是具有了温度一般将他烫得耳朵发红。当亚瑟对着赫希底里群岛黑龙使出一道眩晕咒,在观众的惊呼声中落上其长而坚硬的脖颈时,他透过黑龙制造出的烟雾看到梅林从选手准备区的帐篷里探出头来,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仿佛如果亚瑟出了什么事,青年下一秒变会从那顶帐篷里扑出来径直冲向巨龙一般。


亚瑟拉扯着黑龙背脊上的倒刺,强迫它张开巨大的翅膀腾飞起来。金色的龙蛋在其离开的那一小片空地上闪闪发着光,亚瑟向左一侧身跃下龙背,在坠落的过程中对着黑龙喷着火星的眼睛大声念出了雷击的咒语。他及时地用漂浮咒使自己平稳地落在金蛋旁,在黑龙痛苦地嚎叫翻滚时将龙蛋迅速揣在怀里。


亚瑟没能看到巨龙向他挥来的翅膀。但他听到了观众的惊叫声,他看到梅林从帐篷里探出整个身子来,双眼都变成了耀眼的金色。


几个小时后,亚瑟在医务室里醒来,梅林就坐在他身边,仍然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安静,灰蓝的双眼像是没有波澜的湖水。


“所以,你的名字是梅林。”亚瑟疲惫地露出一个笑容,男孩也勾起了嘴角,笑得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倒是莫名地含着悲伤和许多亚瑟看不懂的情感。


“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倒是一点都没能改掉莽撞的毛病。”


“是吗?我还以为那是我个人魅力的一部分呢。”亚瑟没告诉他其实自己当时是故意没有躲开黑龙的攻击,他就是想看看,艾姆雷斯究竟是不是真的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冰冷无情。


“总之,谢谢你在这里陪我。我猜你为此错过了庆功宴。”亚瑟撑着身体坐起来,背上的伤仍有点刺痛感,但已不足以让他龇牙咧嘴了。“我有不少问题想问你。”


“比如?”


“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你的名字?”


梅林的目光躲闪了一瞬,像是陷入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因为我有个挺奇怪的名字?”他最终犹豫地说,“我不想你觉得我是个怪胎。”


“怪胎?你在开玩笑吗,你可是拥有整个魔法世界最酷的名字!如果当初我父亲也能给我取一个和世界上最伟大的法师同样的名字该多好。”


“梅林·潘德拉贡?我不知道,听上去有点傻大头的感觉。”男孩转了转眼睛,随后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笑脸来。亚瑟一时间甚至失去了回嘴的念头,年轻的斯莱特林笑起来时仿佛整个人都被点亮了,那种一直以来的疏远和戒备感眨眼间便顺着床板钻进了床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根本就没有傻大头这个词。”亚瑟小声说,梅林看着他,眼睛在夜色里闪闪发光,有那么一会儿亚瑟还以为那是泪水。


怎么会呢?他明明没有任何流泪的理由。


他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梅林从衣兜里掏出两个巧克力蛙纸盒来,亚瑟几乎要觉得这是男孩的最爱了——有什么人会把这种糖果随身带在身上?梅林递给他一个,这一次亚瑟在打开前特意晃了一会儿,巧克力蛙被拎出来时晕乎乎地打着转,像是喝了过多的果子酒。亚瑟把盒子翻过来,留着白花花长胡子的老巫师这一次举着个咕咕冒泡的迷你坩锅,似乎正严肃地思考着什么。


“我又得到一张梅林。”亚瑟说,卡片里的老人和床边的男孩一同看向了他,艾姆雷斯挑挑眉,把他的那只巧克力蛙塞进了嘴里。


“我的是尼可勒梅。想和我换吗?”


“不了,我挺喜欢梅林的。”亚瑟低下头去,感觉脸颊莫名一阵发烫, “那个,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舞会?”


梅林愣了一下,显眼的耳朵逐渐变成了好看的粉红色。“当然。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我,我是说,一直以来都有那么多女孩给你写信......”


“你知道女孩们给我写信的事?看来你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关心我啊,梅林。”亚瑟有点得意地撇撇嘴,卡片里的老法师不赞同地发出了嘘声。


于是,梅林·艾姆雷斯成了他的舞伴,舞会的那天晚上青年穿了一件蓝黑色的燕尾服,胸口别着孔雀蓝的羽毛胸针。他整个人看上去焕然一新,英俊得像个波姆时尚秀里走出来的模特。亚瑟穿着他最喜欢的红色灯芯绒外套,当梅林出现在大厅的阶梯上,向他翩翩走来时,亚瑟忽然感觉这衣领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看上去......让人印象深刻。”


“你也是。”梅林凑过来轻吻了他的右脸颊,神色如常得仿佛他们已这样做过千百遍。他们牵着彼此走到舞池中央,按照传统跳了整场舞会的第一支舞。黑发男孩不像亚瑟想象的那样优雅从容,他并不是很擅长跳舞,在转圈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亚瑟的脚好几次。


“对不起。”当男孩第三次小声地道歉时,亚瑟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要一把将对方抱进怀里,揉乱他可爱的卷发,亲吻他饱满的嘴唇,或是蹭蹭他柔软的脸颊。然而他们还是跳完了一整支舞,随后又跳了第二支。


那是个很难忘的夜晚。尽管直到他们分别时,亚瑟仍没能鼓起足够的勇气去吻对方,他只能目送梅林转身走进斯莱特林的寝室,然后花了一整晚为自己的胆怯感到懊悔。


接下来的半个月像是被放了二倍速的电影。争霸赛仍在继续,亚瑟在最后的一环的迷宫里差点失去了机会,危急的关头梅林使出了一个他从没听说过的魔法驱散了亚瑟身上的藤蔓,自己却被移动的迷宫墙壁瞬间吞没了。


亚瑟取回了火焰杯,当他走出迷宫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欢呼着向他涌来,将他抬起来扔到空中。他搜寻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青年瘦高的身影,梅林站在人群的外围,脸颊上还带着一道树枝擦出的伤痕。


他笑着点点头,有那么一瞬间,亚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像是一股热流充盈了他的身体,他说不出那究竟是种怎样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但他很肯定,那一刻他最想做的事,是走到梅林跟前对他说那句烂俗得不能更烂俗的“我爱你”。


之后的日子里,亚瑟仍会为了偷看黑发青年骑着扫帚在天空中灵巧翻转的身影而去上魔药课,梅林仍然会在走廊里与他相遇,但这一次亚瑟往往会选择跟上去,和他肩并肩走在一起。


梅林一直在心底保留着一个秘密。有时男孩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忧伤,仿佛那其中蕴含着一个年轻人所不该承受的沉重与痛苦。亚瑟从来没有问过,他当然很好奇,但如果梅林想说,自然会告诉他。


既然梅林不说,那就证明他还没有准备好。或许那是个他们都没准备好接受的秘密。


七年级的时候,霍格沃茨遭受了一次巨龙的袭击。十几条龙在魔法部运输的途中逃脱出来,径直飞向了最近的霍格沃茨城堡。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当第一头匈牙利树蜂喷出的火焰落在城堡的塔顶时,学生们还没来得及完全撤离出去。


亚瑟穿过混乱喧嚷的走廊,大喊着指挥低年级的同学躲进礼堂里。沉闷的爆炸声紧贴着墙壁传来,他手心湿成一片,在转过拐角时撞上了跑来的凯瑟琳。


“亚瑟·潘德拉贡?”昔日迷人的斯莱特林女级长从未像现在这样狼狈,她的头发乱糟糟的纠成一团,上面还沾着尘土和细小的石块,看起来像是刚刚从一片废墟里爬出来。


“斯莱特林的寝室刚刚被火球击中了!”她大声叫喊着,亚瑟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向下冲去。


“有人被困在里面吗?我和你一起去!”他们狂奔着穿过走廊,顺着移动楼梯向斯莱特林的公休室跑去。整个楼层都被炸得千疮百孔,有只挪威脊背龙冲进了城堡内部,它落在亚瑟面前,吐着火星,瞪着橙黄色的眼睛向他们缓慢地挪过来。


停下!”


亚瑟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英语,那更像是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叫喊。脊背龙立刻停在了原地,畏惧地低伏着身子颤动了几下,随后撞破了一面落地窗逃走了。梅林·艾姆雷斯从破碎的大理石雕像后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低年级的斯莱特林。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亚瑟,现在不是聊天的好时机。”梅林跑过来短暂地拥抱了他,亚瑟注意到男孩儿的肩膀不正常地弯着,黑色的制度上浸染着一小片暗红的痕迹。“你得带这些孩子到安全的地方去,越快越好。”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亚瑟紧紧抓着青年的手腕,眼睛里迷了些尘土变得异常酸涩,“你在流血。”


“我还有其他事要做。”梅林竟然在这种关头还能笑的出来,就好像此时脸色苍白冒着冷汗的不是他一般,“亚瑟,你要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


他打了个响指,分院帽凭空出现在他的手里。亚瑟除了大长着嘴做不出任何其他表情,他从来没听说过任何一种只需要打个响指就能施展的魔法,也没见过谁能凭空召唤出分院帽来。


“拿着它,如果有什么危险,你能从中得到一些帮助。”梅林把帽子塞进他手里,随后便转身跑进了那对坍塌的废墟中间。亚瑟咬咬牙,最终带着学生们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他们跑下楼,在移动楼梯上遭遇了一只幼年绿龙的攻击。那只龙落在楼梯的那一边,一边发出嗡鸣声一边高昂着头,露出整排锋利密集的牙齿来。


“粉身碎骨!”不等亚瑟出声阻止,凯瑟琳已经掏出魔杖对准了绿龙的身体。那只小龙的鳞片尚未长全,已经足够庞大的身躯瞬间被无形的力量挤压崩裂,它发出一声巨大的哀鸣,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你疯了吗?绿龙的幼崽从来不会单独活动!”亚瑟话音未落,从他们来的那条走廊里便传来了瘆人的嗡鸣声,像是有人在用钻头凿着墙壁。他们迅速越过绿龙的尸体向走廊尽头跑去,在来得及进入房间前被巨大的阴影挡住了去路。


一头十五英尺长的绿龙挡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它喷吐着鼻息,随后发出连串尖锐的咆哮声,几个低年级的学生已经哭了起来,这让绿龙更加烦躁不安了。它狡猾的小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甩着粗壮的巨尾徘徊着寻找攻击的机会。


亚瑟忽然想起梅林的话来。他紧盯着面前的绿龙,慢慢把手伸进分院帽里,心里祈祷着梅林的话是真的。


他摸到了一个冰凉而坚硬的东西。亚瑟随后意识到那是一个剑柄。他握紧了剑柄,将那东西从分院帽里抽了出来——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闪着光芒的宝剑,剑身上镶着金色的暗纹,锋利的边缘看上去吹毛可断。


亚瑟有听说过格兰芬多宝剑的传说,但他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从分院帽中抽出它来。宝剑闪烁着的光芒愈发耀眼,它像是被赋予了奇特的魔力,整个剑身都笼罩在一团金色的光晕之中,那团光晕越来越大,最终将他们所有人都包裹在其中。绿龙像是见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它惊惧地发出嘶嘶的喉音,不甘地想要扑上来,却在沾染了光晕后哀嚎着迅速退开,慌不择路地展开双翼,从他们的上空窜走了。


等到他们终于安全地到达礼堂时,宝剑已经失去了光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院长焦急地赶了过来,一边询问着他们去了哪里,一边递给年幼的学生一些毛毯和热茶,将他们安排进座位里。


“教授,梅林还在外面,我们得去救他!”亚瑟几乎没坐稳便急忙说,“我,我刚刚从分院帽里抽出了格兰芬多之剑......”


校长将宽大的手掌放在他的肩头,一种奇特的安定感传遍了他的身体。“放心吧,孩子。梅林·艾姆雷斯不会有事的。事实上,我很难想到那个人能被什么伤到。”


“什么?我不明白......”


“或许让他自己解释给你听会更好。能让我看看那把剑吗?”老巫师眨了眨眼,接过那把利刃细细端详了一会儿。


“嗯……很古老的工艺。但这不是格兰芬多宝剑,亚瑟,我敢肯定这把剑有另外的名字。”


“那我为什么会在分院帽里拔出它?我以为——”


“或许这把剑命中注定归你所有。”校长将剑递给他,沉甸甸的重量落在亚瑟的手中,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再次席卷了他。


“或许它只是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四周的巨响骤然而止,仿佛所有的龙都在一瞬间受到了什么召唤,争先恐后地离开了城堡。当他们走出礼堂,聚集在被席卷过后的走廊里时,亚瑟透过彩色玻璃窗看到那些龙腾飞在很高的地方,聚拢在一个很小的身影周围。他随后发现那是个巫师,留着和巧克力蛙卡片里一样的长胡子,他大声吟唱着不知名的咒语,整个人宛如从天而降的神明。


魔法部的人之后花了很久的时间修补城堡里的破损之处,第一周里斯莱特林的寝室完全不能使用,于是学生们便被分散到其余学院的公休室去。


那天夜里,梅林刚刚从医务室被放了出来,肩膀上还扎着绷带,在背后打了个可笑的蝴蝶结。他拖着行李箱站在格兰芬多公休室里,将怀里的猫放在了温暖的壁炉旁。


“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我很喜欢这里。”他们一起盘着腿坐在壁炉前,温暖的火焰噼啪作响,带走了梅林身上挥之不去的阴影。“这里让我想起了家。我很久很久沒有想起过那个地方了。”


“亚瑟,我想是时候告诉你这个秘密了。”梅林突然说,冰凉的手指与他交握在一起,“我就是梅林,收集纸片上的那个。”


亚瑟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但亲口听到时,他还是觉得有点惊讶,就像是诗翁彼豆故事集里的圆圆锅真的蹦蹦跳跳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所以,你真的活了那么久?我是说,尼可勒梅也就活了五百多年而已,而他几乎是个一碰就浑身骨折的老头子了。”亚瑟吞咽了一口,突然觉得他想亲吻对方的念头带上了些欺师灭祖的意味。


“我确实活了很久,但强大的魔法可以让我随意改变自己的样貌。”梅林说着,握着他的手开始收紧,像是怕他会下一秒就逃开。“我一直在等一个人,他在很久很久之前与我走散了。我一直在等他回来。”


“你找到他了吗?”


梅林凑过来,在他的嘴角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或许吧。”


这一次,亚瑟终于鼓起勇气回吻了男孩。这一年他十八岁,是格兰芬多的级长,魁地奇球队的明星球手,他的照片被贴在格兰芬多公休室的墙上,在赢得火焰杯的时候还上过预言家日报两次。而他的男朋友梅林·艾姆雷斯是个有些孤僻的斯莱特林,喜欢收集巧克力蛙的贴纸,尽管关于他的传说被写在每个巫师的幼年必读刊物里,他的雕像伫立在魔法部辉煌的旋转大厅中,梅林仍然是个有点敏感孤独的男孩,他像是渴求温暖的猫咪那般紧紧靠着亚瑟,微弱的气息喷在他的衣领里。


“所以,你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想告诉我吗?”


“我从来没去过伊法莫尼。”梅林一边说,一边将金发青年拉进了下一个漫长的吻中。


这一年,一切都不再像甲壳虫小姐的小说那般干瘪无趣,亚瑟与梅林的故事终于迎来了新的开始。


End.


20字微小说使我快落(。・ω・。)


【MA】 《被诅咒的pendragon》 ABO NC17 一发完

summary: Arthur·pendragon和他的父亲,以及他父亲的父亲一样,都是强大又傲慢的Alpha,直到一个诅咒改变了一切。


配对Merlin/Arthur,斜线有意义。激情写文,如果ooc请轻拍


随缘链接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0542&mobile=2


简书链接https://shimo.im/docs/8xWN2cyzWpYegYTH/


评论会补链接

用了十几张照片排列组合,终于拼出了两张能看的barlyle拼脸照_(:з」∠)_脑中不禁浮现出了养鹅子的设定
马戏团家喜得贵子,是一对双胞胎,早出生一分钟的哥哥长大后成了万人迷暖男,有许多小姑娘给他寄情书但都被婉拒,具体原因不明。弟弟是活泼的小狼狗,总是凭借狗狗眼从父亲们要到零花钱,转身就去买了体育器材。小狼狗长得好看但脾气不好,被人调戏了就和人打架,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家一声不吭,暖男哥哥给他冰块敷脸,煮了牛奶,之后偷偷出门了。
第二天小狼狗上学时听说那个调戏他的同学住院了,粉碎性骨折,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只是个激情脑洞,欢迎补充。

【barlyle】监禁梗《胆大妄为的珠宝大盗,热可可和淤青》NC17

barlyle产粮互助小组欢迎你的加入!门牌号:597820822

题目要求:热可可 淤青 胆大妄为说完就跑
AU 珠宝大盗Barnum/卧底警察Phillip
可能有点跑题_(:з」∠)_监禁灵感来源于阿扎的电影截图https://m.weibo.cn/2850589751/4224067265619687

真实的激情写文,有监禁情节,半强制行为,注意避雷

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2850589751/4224501069530728

评论会补链接

【barlyle】【单飞四组】《善恶巴纳姆》NC17


简介:一块东方商人那儿淘来的石头将巴纳姆分解成了善恶两个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上车请刷卡
微博https://m.weibo.cn/2850589751/4208558302308419
随缘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9281&mobile=2


评论补链接

【barlyle】单飞四组1号车


现代AU 发明家barnum/大学生phillip
无脑剧情,如有ooc轻拍

上车请刷卡https://m.weibo.cn/2850589751/4206737084613487

(评论会补链接)

【蛋哈】20字微小说挑战
受Brooke太太的启迪,一个深夜失眠者的胡言乱语
规则在这儿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11231704/

添一个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2850589751/4194087789383735